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封面新闻记者 陈远扬 “我只是出去拿鞋子,顺便练习下新买的摩托车,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6月11日,谈起一周前的那起遭遇,家住四…

封面新闻记者 陈远扬

“我只是出去拿鞋子,顺便练习下新买的摩托车,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6月11日,谈起一周前的那起遭遇,家住四川资阳领地坐标小区的刘胜(化名)仍然觉得莫名其妙。

当天,刘胜因为半天没能发动摩托车被小区保安拦下,后被怀疑是“小偷”,在执意外出到干洗店取鞋子的途中,遭到一伙人殴打。目前,刘胜称身上多处受伤,但找不到谁打的他。他认为,摩托车是自己买的,当时也进行了解释,而保安执意不准他走,才让附近的居民误认他是“小偷”,导致自己被打。“这件事我希望保安和物业公司能跟我道歉。”

涉事值班保安谢孝军回应称,之所以觉得刘胜可疑,是因其未能出具相应手续。他当时只是要求等警方到现场来核实清楚,而刘胜执意要外出,他们也不未阻拦,只好跟着一起出去。至于后面被打,谢孝军称保安全程没有动手,是附近的围观群众扇了刘胜两耳光。“我们只是尽自己的职责,是你的车为什么你不等警察来说清楚呢?”

目前,资阳雁江警方已经就此事介入调查。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刘胜(化名)模拟当晚练习给摩托车打火场景

事发

练车打不着火被怀疑是小偷 保安要求等警方来现场

尽管事发一周,在领地坐标小区及附近问起此事,市民都有所耳闻。

6月11日晚7点,记者在该小区楼下见到了刘胜。他回忆说,一周前,他和朋友黄洋(化名)下楼准备到干洗店取鞋子,顺便练习一下当天购买的一款新摩托车,但试了几次没有打着火。“当天我有事,是另一个朋友帮我开回来的,还不怎么熟悉赛摩点火。”

刘胜称,刚研究几分钟,就有小区保安过来盘问在干什么,言语之间怀疑他是偷车的。“当时我说车是自己买的,保安让我把发票拿出来看,而发票刚好放在车行办手续。”为了证明清白,刘胜将买车的微信转账记录给保安看,并表明自己是小区里的住户。“他们没看,也没有核实我的身份,就把我拦到不准走并报警。”

从刘胜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事发当天他向资阳一车行微信转账11785元,称是购买摩托车的费用。通过电话,记者向车行老板求证,刘胜确系于当天在店内购买了一辆红色摩托车,因为涉及上户,当时发票等并没有随车一起带走。

“后面我怕干洗店要关门了,就商量看能不能先去把鞋子拿回来再说。”刘胜解释称,当时向保安展示了摩托车钥匙,但还是没让他走。他与保安商量说,把手机和车留下,取了鞋子再回来拿,但未获得同意。“就要求我必须等到警察来调查清楚再说。”

此时,小区内围观的业主也逐渐增多,有人开始指责刘胜,怀疑他是“做贼心虚”。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刘胜购买的新摩托车已上牌照,目前仍停放在当晚被保安拦下的小区内

被打

执意外出取鞋被多人殴打 目前全身仍有多处伤痕

“当时肯定想不通,自己刚买的车,又是在这个小区居住,居然说我是贼。”刘胜气不过,执意要外出到干洗店取鞋子。他表示,自己当时是被保安被阻拦着往外走的,在走出小区到娇子大道时,他先是被一个人扇了耳光,紧接着又有约十个人对他拳打脚踢,打得全身都是伤,而全程他没有还手。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记者注意到,目前,刘胜的手、脚及腰上仍有明显的伤痕。“就是当时被打后留下的,但记不清到底是谁打的,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而一起下楼的黄洋,当时看见刘胜被打,正准备拿手机录视频作为证据时,结果被人抢走还摔坏了。“当时很混乱,围观的人也很多。”刘胜称,被打了大约5、6分钟,主要是扇耳光,也有人用脚踢他。“我后面都懵了,完全记不清当时的情况。”

后来,等到警察来的时侯,殴打刘胜的人已全部离开。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事发一周,刘胜展示其腰上被打后留下的伤痕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回应

保安称拦下系尽自己义务 全程未阻拦也未参与打人

事情是否像刘胜所说。随后,记者来到领地坐标小区一门卫室,见到了当天的值班保安谢孝军和马康洪。

据了解,最开始发现刘胜的是马康洪。当时他刚签完到准备开始巡逻,就发现有两个小伙子在一辆无牌摩托车旁四处张望,打火几次也没点燃发动机,他便过去询问。

“当时给我说车是才买的,还不熟悉怎么点火。”马康洪回忆,当时询问是否有购车发票时,刘胜称发票没拿到,并回应自己是小区住户,但没具体说是几栋几单元,遂对其产生了怀疑,后用对讲机叫来了保安班长谢孝军。

对于刘胜称用手机展示购车的微信转账记录,马康洪及谢孝军均表示,当时并没有看到。由于小区之前也曾发生过类似车辆被盗事件,刘胜又拿不出相应的凭证,谢孝军便打电话报警。“当时就给他说,先等警察来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就行了,是你的车肯定不会冤枉你。

而对于刘胜称把手机和车留下,先出去取鞋子再回来拿。谢孝军回应,当时因为报了警,怕警察来了找不到人,便要求刘胜暂时留下。而刘胜称其有事要去趟外面干洗店,可以先留一个电话号码,有问题电话联系。“电话号码万一乱写的,我把他放走了那不是我的失职。”

后来,刘胜执意要外出,谢孝军便和另一名保安邓维清,以及围观的小区业主一起跟了出去。“我们是全程没有阻拦,也没说他是小偷。”谢孝军称,在走的过程中,有部分业主就说刘胜在里面开摩托车却半天打不着火之类的话,可能就引起街上这些人的怀疑,就有人把刘胜拉住不让走,说他是“小偷”,还有人对其扇耳光。“我们全程是没有参与打人。”

走访

事发现场有人看见被打 社区工作人员出面制止

因为刘胜与值班保安的说法有出入,当天,记者在事发现场附近进行了走访。

小区业主张大姐自称当时在现场,她称确实看见有人打了刘胜,但因离得比较远,现场人很多,根本看不到打人中间有没有保安。

在距刘胜被打地不远的一家理发店,一名工作人员称,刘胜系该店会员,平时经常过来理发很多人都认识他。事发时,店内人员也帮忙解释称其是店里的顾客,是领地坐标小区的居民,不是小偷,但是没人听。在刘胜刚走过理发店后,就看到有几个人扇他耳光,后来又被近十人围着打,旁边还有不少人围观。

在事发现场附近的一家彩票店,店主称,当时她听见外面有人喊“抓小偷”和打架的声音,但因其店内只有她一人,并没有出去看。

而雁江区三贤祠街道爱国社区居委会当时也有人目睹此事,工作人员冉军介绍说,当时社区正组织在办公室开会,就听到外面很吵,最开始就以为可能是喝醉的人在闹事,就让人出去看下。“后面就听见有人喊抓小偷,有人打架,我们就报了警。”冉军称,当时他出来后,并没有看见刘胜被打,但其衣服已经被扯烂,他便上去制止和维持秩序,让刘胜不要跑,等警察来处理。“当时那个人反复说他有钥匙,不是的小偷,并对围观的人说拍了照片和视频私发给他,有奖励。”

资阳男子练车打不着火,结果被当成‘小偷’打了

刘胜称,被打地位于娇子大道爱国社区居委会附近

“罗生门”

事发现场没有监控 双方协商多次无果

事发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记者来到领地坐标小区物业办公室提议查看监控。

“我们入住前,这个小区的监控就基本都是坏的。”该小区物业公司项目经理柯忠平称,公司于今年1月入住小区履行代管服务,5月正式与小区业委会签订物业合同,承诺在两个月内将监控设施完善,目前电信公司工作人员正在找点,事发时小区内还没有监控。

事发后,刘胜与物业公司对此事进行过调解协商。“第一次喊我们赔4000元,第二次说要15000元。”柯忠平说,工作人员并没有参与打人,将刘胜拦下只是尽自己的工作职责,如果他当时不执意外出、不喧哗,就可能没有此事。

而刘胜则认为,当时已经出具车钥匙和购车转账记录,还执意认为他是“小偷”将其拦下。自己也说清楚干洗店马上要关门了,取了鞋子就马上回来,他质疑保安不通情理。“这件事已经给我留下心理阴影,我希望保安和物业公司能跟我道歉,还我名誉。”

记者也从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分局获悉,目前,警方已经就此事介入调查。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是公益性质,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方便查询相关信息。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

作者: 眉山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s173@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