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郑茂瑜)近年来,在茅台强势引领下,酱香型白酒热度攀升,资本市场也掀起了关于“酱香型白酒第二股”的猜想。继去年习酒由于涉及同业竞争宣布终止…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郑茂瑜)近年来,在茅台强势引领下,酱香型白酒热度攀升,资本市场也掀起了关于“酱香型白酒第二股”的猜想。继去年习酒由于涉及同业竞争宣布终止上市计划后,业内人士预测,酱香型白酒第二股、中国白酒上市公司第20家将在四川郎酒、贵州国台两者之间诞生。

6月5日,中国证监会披露的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郎酒股份拟赴深交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这一上市时间表的公布,意味着郎酒向酱香型白酒第二股、四川省第五只白酒股票迈进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5月22日,中国证监会披露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台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宣布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4282.10万股。一旦成功,这家酱酒企业将成为继茅台之后的酱酒第二股,也是贵州省第二只白酒股。

目前,A股上市的19家白酒企业中,茅台是酱香型白酒上市的唯一一家,第二家常年虚位以待。郎酒与国台酒之争已经进入白热化,最终谁能冲刺成功?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上市之路历经多年

业绩回落延缓上市进程

回顾郎酒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早在2007年,郎酒就曾谋求上市,但由于企业规模、经营业绩等因素影响,无功而返;2013年后,白酒行业遭遇深度调整期,郎酒业绩遭腰斩,暂缓重启上市;直至2015年,郎酒重新驶入正轨,在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谋求上市的声音不断传出;2017年2月,郎酒董事长汪俊林表示,郎酒已完成股改,预计上市时间是2019年,但未能如愿;2020年,郎酒又提出争取今年上市的目标。

而国台酒也早在9年前酝酿上市。2011年,国台酒销售首次突破10亿元,便宣布启动上市计划;2012年,国台酒业绩断崖式下跌,上市计划中止;2017年,国台酒启动“股权激励计划”,再度释放登陆资本市场的野心;2019年,国台酒完成股权分置改革,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按照此前公布的上市时间表,国台酒将于今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无论从历史渊源还是现今发展需求来看,郎酒和国台酒都有很强的上市诉求。”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认为,郎酒作为老牌名酒之一,通过上市向其他名酒看齐,将有助于郎酒品牌力的提升;而国台酒作为业外资本较早进入贵州省茅台镇的代表,对酱香型白酒产区品牌的打造助力很多,也急于通过上市谋求更广阔的发展。

除了郎酒、国台酒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金沙酒业。2019年,金沙酒业全年实现销售额15.2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65%。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在《百亿金沙战略规划》中表示,有意在2024年实现IPO主板上市,并在2028年实现营收百亿的目标。

产业发展规模、品牌影响力上

郎酒目前胜算更大

那么,郎酒与国台酒之间,谁的胜算更大呢?

从业绩来看,2017-2019年,郎酒实现营收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83.48亿元,增速分别为46%和12%;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增速达140%和237%。

国台酒的业绩也一路走高,2017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18.88亿元,复合增长率 82.21%;净利4744.74 万元、2.40亿元和 4.11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94.14%。但与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的业绩相比,郎酒显然更胜一筹。营收规模上,郎酒可位列第8名;净利润上,郎酒可排第5名,前4名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和泸州老窖。而国台酒业的业绩排第15位,处于靠后位置。

白酒专家蔡学飞表示,一线酒企的门槛是营收100亿元,区域强势酒企的门槛是30亿元—50亿元。据国台酒透露,2020年的销售目标是30亿元,而郎酒给出的业绩预期是150亿元。依照此标准,国台酒仅属于区域中小型酒企,郎酒更像是“酱香型白酒第二股”的热门人选。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从产品结构来看,郎酒在高端、次高端、中端以及中低端产品均有布局,并呈现出向高端化集中趋势。2017-2019年,高端产品青花郎、次高端产品红花郎销售收入分别为20.40亿元、38.31亿元、53.28亿元,整体占比分别为40.09%、51.46%、64.07%。

国台酒目前以国台主产品和系列酒为主体、定制酒和封坛珍藏酒并举。高端产品价格在500元/500ml及以上,占整体收入的八成左右。但高端酱香型白酒市场主要被飞天茅台、青花郎等单品占据,市场份额呈现马太效应,对于国台酒而言,品牌影响力、市场号召力及用户粘性仍有待加强。

“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曾多次公开表示,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产能是品牌持续发展的基础。

目前来看,国台酱酒的年产能不足两万吨,储存年份酱香老酒3万吨左右,2019年,国台酒业以及国台酒庄两大基地产量则分别达到2003.91吨以及3970.77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1.33%与113.45%,已呈现出超负荷运转的态势;相比之下,郎酒二郎酱香基地已拥有酱酒年产能3万吨,储存量达13万吨;郎酒逐年稳步上升的基酒储存量,可满足未来市场的持续需求。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商标权保障VS库存高企、销售体系混乱

两者上市之路渐渐明朗

自2007年公布上市规划以来,郎酒商标权归属一直备受关注。但本次招股书披露,郎酒持有“郎”牌商标所属公司80%股权,独占商标许可使用权,这对郎酒顺利上市提供了强有力保障。

招股书显示,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郎”牌商标持有主体,目前共持有532项“郎”相关境内商标和24项中国港澳台地区及境外注册商标,法定代表人为汪俊林。其中,郎酒股份持股80%,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0%。

在商标使用权方面,根据郎酒股份与久盛投资签署的《商标许可使用合作协议》,约定久盛投资将“郎”牌商标独占、有偿许可郎酒股份使用,期满自动延期,郎酒股份按双方约定每年向久盛投资支付商标使用许可费。

再看国台,库存高企、销售体系混乱成为制约其发展的主要瓶颈。2017-2019年,国台酒业存货分别是11.00亿元、12.13亿元和13.85亿元,分别占总资产的32.8%、35.3%、28.6%。2019年,其存货占比流动资产高达52.28%,在19家酒企中排第6位,平均数据是41%;周转次数0.36,排行第17,行业平均0.69。对此,业内人士分析,国台酒业绩增长主要是靠酱香型白酒品类的带动,作为典型的区域酒企,国台酒缺乏品牌认知与核心主导产品,高库存也可能是产品动销率较低的表现。

冲刺“酱香型白酒第二股” 川贵白酒资本版图将迎新军

 

5月,国台酒对济南、青岛、杭州等地存在的低价销售、跨区域低价销售等违约销售行为进行通报处罚。目前,国台酒的销售以团购模式为主,在全国范围内尚未形成健全的销售网络、严谨的价格体系。此次“罚单”是规范市场的表现,但也从侧面反映了国台酒品牌力、营销体系的不足。因此,为确保上市,国台酒急需对经销商团队进行梳理、整顿。部分业内人士分析后认为,国台酒作为一个区域性品牌,其渠道、价格还处在梳理、纠错阶段,叠加疫情影响,今年IPO并不是好的节点。

在白酒行业向优势品牌集中、优势产能集中、优势产区集中的背景下,借助资本力量实现弯道超车向第一梯队进发,确实是不错的办法。但资本价值的根本逻辑,还是核心实力。只有深耕市场、持续打磨品质产品、用口碑树牢消费者品牌信心,才能赢得投资者持续信赖。如果自身实力不足,就急于上市,恐将为企业长远发展留下更大的隐患。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是公益性质,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方便查询相关信息。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

作者: 网站小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s173@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