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守卫蓝天、碧水、净土……五起典型案例看四川检察机关“亮剑”

四川在线记者 任鸿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6月4日,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了2018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办理环境资源犯罪情况,同时,发布了五起典型案例。 记…

四川在线记者 任鸿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6月4日,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了2018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办理环境资源犯罪情况,同时,发布了五起典型案例。

记者获悉,2018年以来,四川全省检察机关共批捕各类破坏环境资源犯罪577件1028人,起诉2275件3781人,其中省检察院挂牌督办22件,办理了一批有社会影响的重大破坏环境资源案件。

五起典型案例涉及到对大气、河流、土壤、生态资源等的保护。在这些案件中,检察机关坚持绿色发展和生态司法理念,充分发挥检察职能,有力的惩戒了破坏环境资源犯罪。

【案例一】

邓某甲等4人污染环境案

大气污染作为世界环境十大问题之一,其污染的感受度高、扩散性强,但因取证难、认定难,入罪惩处少。

2016年2月起,邓某甲在雇人在未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从夹江县多个瓷砖生产厂收购煤焦油,进行储存并加热、分装、转卖。2017年1月,当地环境保护局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合执法,对邓某甲煤焦油加工厂房进行了查封,当场扣押所有处理设备及疑似煤焦油及其副产物质400余吨。另查明,截止2016年9月,已加热并销售煤焦油约200余吨。经眉环境保护部门认定,该加工厂房扣押产品为煤焦油及其提炼产品。经检测认定,所扣押送检的物质为危险废物。

针对被告人“加热”“分装”煤焦油行为是否属于污染环境罪规定的“处置”、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实际造成周边环境污染、被告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后果特别严重”的加重处罚情节等争议焦点,检察机关多次实地查看,走访合规企业,咨询业内专家,充分解读、务实适用相关法律、司法解释、行政法规的规定,引导侦查专项取证,以污染环境罪将被告人邓某甲等四人提起公诉,并申请专家出庭作证,成功指控证明犯罪。法院采纳检察机关指控意见,对四名被告人定罪处刑。

【案例二】

唐某某污染环境案

随着环保理念的提升,化工产业已成为重金属污染的重点防治产业之一。但一些化工企业为降低环保成本,明知故犯,牟取利益。

被告公司隆昌市某铁链制品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铁链生产制造和金属件电镀锌加工生产,同时对外加工彩锌电镀。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告人唐某某明知其公司安装的热、电镀锌废水处理一体化设备,只能对镀锌生产废水中的锌、化学需氧量、悬浮物具有处理功能,仍然使用该设备,处理彩锌电镀所使用的六价铬钝化液(其中含有重金属六价铬)产生的废水,并将该废水外排至周边河内。2018年4月20日,隆昌市环境监测站对该公司正在排放的生产废水进行了采样。经监测,该公司排放的生产废水多个指标超过排放标准,其中重金属六价铬和总铬分别超出限值的21倍和3.78倍。

该案中,检察机关通过追诉涉案单位某铁链公司,实现对污染环境的产废企业和公司主管人员双重打击;通过联席会议、司法鉴定、专家证人出庭,破解污染类犯罪的取证难、生态环境损害及修复鉴定难、论证难等问题;通过综合运用检察职能,追究违法犯罪行为人刑事责任和环境损害赔偿责任,被告单位在四川省级报刊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警示了潜在违法单位和人员,同时协助相关行政单位引导、督促当地生产企业依法经营,履行环保义务,实现了“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办案宗旨。

【案例三】

谢某非法采矿案

近年来,相关部门、单位对河道内盗采砂石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当地政府陆续关停存在破坏生态环境隐患的小砂场。但砂石作为工程建设的基础原材料,需求量大价格高。一些人员受利益驱使,躲避监管,承包村镇荒滩滥采乱挖砂石出售获利。

被告人谢某系F砂石场经营者。2018年1月至2月6日期间,被告人谢某组织人员和机械,未经批准在其承包的砂场即将关闭时,以“清场”为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未经批准其租用的砂场内无证开采砂石共计12958.2立方米,破坏植被及土壤,造成大量水土流失,给当地群众生产、生活造成极大安全隐患。

成都市检察机关将该案作为首例环境资源类认罪认罚刑事案件,通过发挥刑事诉讼和公益诉讼检察职能,推进检察机关与国土行政机关协同工作机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在一系列组合拳中,落实了被告人盗采砂石刑事责任及其家人代为修复受损生态环境责任,实现了被告人认罪服判与生态环境及时修复的双赢格局。最终,检察机关因同案犯罪嫌疑人白某某参与盗挖砂石金额未达非法采矿罪入罪金额,依法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以被告人谢某犯非法采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采纳检察机关指控意见,对被告人谢某定罪处刑。

【案例四】

曾某等人非法采矿案

长江河道内非法采砂是破坏长江生态环境最严重的刑事犯罪行为之一。一些涉长江企业和个人为了高额利润不惜铤而走险,将工程中采挖的砂石非法贩卖获利。

2016年12月,被告人曾某从宜宾市TB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B公司”)分包了自来水厂工程的取水工程。工程分包方TB公司多次对曾某强调取水作业所产生的砂石只能回填,严禁对外销售。

2017年10月起,被告人曾某为谋取非法利益,在工程未开工且未取得水上水下活动许可证的情况下,以“合法工程”作掩护,逃避监管,多次将工程中采挖的砂石贩卖牟利。

该案办理过程中,检察机关坚持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以非法采矿罪起诉被告人曾某、李某,并对二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起诉被告人徐某甲、徐某乙。此外,检察机关对办案期间发现的工程施工领域的监管漏洞,发出了检察建议。

该案办理后,从事长江河道作业的公司对于施工中开采的砂石处理更为谨慎,对长江河道生态保护的意识显著增强;长航、水务等部门健全了施工过程中开采、转运等环节全程监管措施,当地政府对长江岸线私挖乱采治理力度进一步提升。

【案例五】

吴某某、张某某、马某某等3人污染环境案

重金属污染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严重损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不规范的采矿业是重金属污染的成因之一。

被告单位会理县JF铜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JF公司”)主要从事有色金属矿采选业。被告人吴某某任公司总经理,负责公司生产经营,被告人张某某任公司安全环保部部长,负责公司安全环保工作,被告人马某某系公司泵站负责人,主要负责泵站日常运行和管理。

被告人吴某某、张某某、马某某为给公司谋取利益,明知不能将未经处理的尾水、尾砂直接排放至采空区的情况下,在2017年7月17日、7月18、7月25日生产期间,将未经处理的3000多吨原矿产生的洗选废水通过暗设管道全部排放到1号矿井下未采取任何防渗措施的采空区内。2017年7月25日,凉山州环境监测中心站对排放的该洗选矿废水水样进行监测,监测结果表明多项指标超标。检察机关依法追诉涉案单位JF公司和直接责任人马某某,以犯污染环境罪将被告单位JF公司和被告人吴某某、张某某、马某某提起公诉,法院采纳检察机关指控意见,对被告单位及三名被告人定罪处罚。检察机关还就办案中发现的监管漏洞依法发出了检察建议。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是公益性质,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方便查询相关信息。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

作者: meisha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s173@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