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川农武汉籍大三学生:我是如何成为新冠疫苗Ⅱ期试验志愿者

支凌晖(右)与陈薇院士 5月30日下午4点半,家住武汉洪山区的支凌晖要去离家不远的便利店做兼职,一直要工作到晚上9点半。沉寂2个多月的武汉生活正在复苏,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多了,餐馆可…

川农武汉籍大三学生:我是如何成为新冠疫苗Ⅱ期试验志愿者

支凌晖(右)与陈薇院士

5月30日下午4点半,家住武汉洪山区的支凌晖要去离家不远的便利店做兼职,一直要工作到晚上9点半。沉寂2个多月的武汉生活正在复苏,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多了,餐馆可以堂食了……还是四川农业大学体育学院大三学生的支凌晖决定,申请暂不返校,上网课之余还给自己找了兼职。

4月16日,22岁的支凌晖报名成为陈薇院士参与研发的新冠疫苗Ⅱ期临床试验志愿者,并完成了接种后4周的随访观察。据世界卫生组织官网称,这是目前全球首个进入Ⅱ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

5月11日,支凌晖完成了接种后的第二次回访,一切正常。“重组新冠疫苗临床研究团队”给支凌晖发了感谢状:“感谢您作为志愿者参与‘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Ⅱ期临床研究’,圆满完成疫苗接种和四周随访观察,对您的大爱表示诚挚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报名

不到5小时就收到体检通知 有点激动和紧张

4月8日,武汉“解封”,之前按下暂停键的武汉重新流动起来。

4月12日,陈薇院士和康希诺生物联合研发的全球首个重组新冠病毒疫苗进入Ⅱ期临床试验。

4月15日晚上7点多,支凌晖的妈妈从朋友圈看到,单位一位女同事报名成为陈薇院士参与的新冠疫苗临床Ⅱ期试验志愿者,已经完成了接种。“当时就让妈妈问下阿姨是怎么报名的?成为志愿者需要做什么?有没有什么反应?”支凌晖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此前他从新闻报道里看到过新冠疫苗进入Ⅰ期试验的消息,但不知道如何报名,更不知道身边就有参与其中的志愿者。

阿姨说接种疫苗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有的会发烧,有的不会,但支凌晖还是当即决定请阿姨帮忙报名,“家里人都很支持,只是也会担心接种疫苗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让支凌晖没有想到的是,4月15日晚8点左右报名,填报了基本信息,4月16日凌晨不到1点他就接到工作人员的短信通知,4月16日早上8点半到指定地点接受体检和接种。“没有想到这么快,有一点激动,还有一点紧张。”支凌晖说。

接种

当天最小的志愿者

胳膊注射“两三分钟就打完”

4月16日早上,支凌晖如约来到离家不远的指定地点,接受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和HIV检测筛查。“(报名条件)18周岁以上,有‘绿码’,没有感染过新冠肺炎。”支凌晖说,除了血液检查外,一位工作人员还询问近期是否接种过其他疫苗,有哪些病史。半个多小时后,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就让我去领了一个编号,然后到另一个房间接种疫苗。”

在接种疫苗的房间,有四五名工作人员。疫苗试剂的包装外观和平时接种的其他疫苗样子差不多,同样也是从胳膊上注射接种。“两三分钟就打完了,没想到这么顺利。”支凌晖说。

在休息区观察了半个小时,没有出现异常,工作人员给支凌晖发了一份观察日记卡,需要他记录每天的体温情况、身体异常表现,以及是否服用药物等情况。

支凌晖还在现场得知,接种当日是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他也是当天成功接种的志愿者中年龄最小的,“有一个19岁的志愿者报了名,但因为不久前接种过狂犬疫苗,所以体检没有通过,其他大多是40来岁的中年人。”

接种后两三天,支凌晖除了感觉有些容易疲倦,接种疫苗的部位有点胀痛外,没有其他不适,体温也一直正常。

观察

接种后第二次回访一切正常

6个月后“揭盲”

与Ⅰ期临床试验不同,Ⅱ期志愿者不需要接受14天集中疗养观察。接种疫苗观察30分钟无异常后,支凌晖就回家了。按研究方案要求,每位志愿者要于接种当天、第二周、第四周和第6个月完成一次研究访视,共需采血4次。

5月11日,支凌晖完成了接种后第二次,也就是第四周的回访,一切正常。“重组新冠疫苗临床研究团队”给支凌晖发了感谢状:“感谢您作为志愿者参与‘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Ⅱ期临床研究’,圆满完成疫苗接种和四周随访观察,对您的大爱表示诚挚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支凌晖说,接种疫苗前工作人员给志愿者解释过,此次接种大约有500人,分为不同剂量组,志愿者有50%的可能性接种中剂量(1ml)疫苗,有25%的可能性接种低剂量(0.5ml)疫苗,另有25%的可能性接种安慰剂对照。这是一个双盲的过程,注射的医疗人员也无法得知注射的剂量,“6个月之后才能知道自己是接种的哪个组。”

现在,支凌晖的生活已经回归正常。除了上网课,他还给自己找了一份便利店兼职的工作。“工作时间不定,少就三四个小时,长就五六个小时。”支凌晖说。

感受

寒假封闭在家

“还好一切都好起来了”

今年1月11日,学校放寒假,支凌晖从四川雅安回到武汉。“当时听说了不明原因的肺炎,但没觉得多严重,回家之后还照样出去玩。”支凌晖说,当时他没有戴口罩,也去过人多的地方,直到武汉宣布“封城”,小区也禁止出入,这才意识到疫情严重,小区里也有被感染的居民,所以十分紧张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万幸的是亲友中都没有出现感染病例。

封闭在家的日子,支凌晖一家靠着各种社区团购购买生活用品、食物。支凌晖原本想报名社区商超志愿者,为大家打包购买生活物资,但人员已满没能参加,感到很遗憾。

“第一次看到武汉街头没有人,也没有车。”支凌晖告诉记者,从家里往外望出去能看到一个十字路口,从来都是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在疫情期间看不到一辆车,路上也不见行人。作为武汉人,这种感受实在很微妙。“还好一切都好起来了!”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受访者供图

本站文章大部份来源于机器人自动网络收集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是公益性质,只为本地网民提供一个信息聚合平台,方便查询相关信息。本站广告均为友情赞助!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8833337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ms173@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